烽火邹东不了情——邹城市田黄镇鹿山后村军民救助八路军事迹

2019-12-02 08:05:14  来源网络

济宁新闻网(记者葛成宇、吕维峰、柏杨)孟子的故乡,庐山脚下。一位87岁的老人每天站在他家门前的山坡上,向远处望去,不时地说:“你们在哪里,八路军的兄弟们,我想念你们……”

这位名叫刘贤文的老人出生于1933年。他是山东省邹城市田黄镇芦山后村的一名普通农民。

2019年初秋,邹城退伍军人事务局的工作人员走进老人的家中,与老人进行了长谈,并走访了村里的群众和村干部。因此,一个发生在孟子家乡革命老区、已经封闭了近80年的支持军队和寻找亲人的感人故事被呈现在世人面前。

面对危险,他被命令放弃自己的生命以信守诺言。

让刘贤文心中怀念的“兄弟”是抗日战争期间被父母无私救出来的七名八路军伤员,他们冒着生命危险。

让我们回顾80年前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当时,尼泊尔山区的抗日根据地以邹县东部的田黄区为中心(邹城原为邹城县,成立于1992年)。它是鲁南四个最重要的根据地之一,而当时尼泊尔山区党政军领导机关的总部邹县第一区(天荒区)被四县的党政军亲切地称为“邹董晓燕”。自1939年以来,邹县县委和邹县抗日民主政府一直在以邹东天黄为中心的尼桑地区的红色土地上进行武装斗争。1941年1月,罗荣桓和陈光率领八路军第115师进入鲁南。邹县抗日民主政府首脑布·听云带领县政府和邹西独立营迁往邹东区,在尼泊尔山区开辟和建立抗日根据地。

尼泊尔山区抗日根据地建立后,日军和伪军被视为封锁、侵占和扫荡的重点目标,实行野蛮残忍的掠夺、杀戮和焚烧“三光政策”。从1941年到1942年是敌后人民抗日最困难的时期。敌人继续“蚕食”抗日根据地,多次发动残酷的“扫荡”。

刘贤文居住的庐山后村位于倪山抗日根据地的核心。这位老人的父亲,前刘赵一,是中国共产党的一员,在尼泊尔山区的抗日根据地秘密入党,化名刘欣。1941年的一天,在敌后人民抗日战争最困难的时期,时任邹县县委书记和邹县抗日民主政府县长的布·听云秘密将八路军七名负伤士兵转移到刘赵一家中。在刘赵一的动员下,全家人毫不犹豫地接受了七名八路军伤员。他们被治愈并得到了生命的照顾。这种照顾持续了一年半。

当时,刘贤文只有七八岁。80年过去了,老刘贤文仍然依稀记得当年的一些情景。七名八路军伤员伤势严重,行动极为不便。每当日本侵略者横扫时,为了他们的安全,老人的家人就和全家人一起去打仗。他们能够支撑他们,不能背着他们走路。所有七名伤员都被安全转移到村前庐山悬崖上的一个狭窄洞穴里。为了随时顺利转移伤员,他的父亲刘赵一还在七名伤员藏身的房子里挖了一个后门。这种经历,老人说他经历过很多次,但每次都可以挽救一天。“好几次,我们躲在山洞里。日本鬼子走过洞穴的顶部,可以透过缝隙看到日本鬼子。这时,他们不敢出声。他们急于屏住呼吸。他们害怕听到喘息声。他们可以默默地听到自己的心声。”当魔鬼走过头顶时,有一个受伤的八路军战士手里拿着手杖,眼睛盯着魔鬼的台阶,随时准备与魔鬼一起死去”。那时,他的想法只有一个:“如果魔鬼进来,我就出去把魔鬼从悬崖上摔下来,打死一个我破产了,打死两个我就赚一个..."

老人回忆起日本鬼子曾多次扫荡,来到他们家。为了得到八路军伤员的消息,魔鬼们把他们的孩子和大人分开,从口袋里拿出糖果,引诱刘贤文和他的孩子说出八路军的藏身之处。然而,刘贤文和他的兄弟姐妹们每次都保守秘密。

除了第七八路军伤员的安全之外,最大的问题是口粮和医疗。由于日伪军事封锁,根据地出现了严重的经济困难。除了1940年的饥荒和歉收之外,当地的抗日军队只吃糠和耐嚼的老甘薯幼苗,即腐烂和苦涩的芋头(甘薯)乾子。一粒粮食也没有,甚至药品也严重短缺。革命队伍仍然如此艰难,以至于刘贤文的家庭在当时更加困难。为了让7名伤员活着,家人尽一切可能让伤员先吃食物。刘贤文的父母经常突然把他和他妹妹带出家门,一边看哨兵一边少吃东西。如何在没有药物的情况下痊愈,父母带着刘贤文去山上采集胡椒和草药来慢慢消毒和治愈伤员。

充满英雄,一个正义的村庄

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六个月,一年,一年半...我原以为这七名伤员会在短时间内被带走,但没想到我已经在刘贤文家藏了一年半了。

在今天这个和平的时代,一年半可能只是一瞬间。然而,在流血和缺乏食物和药品的残酷战争时代,每一分钟都意味着牺牲、死亡和饥饿。然而,在500多天500多夜的时间里,刘家人没有让七名伤员挨饿和生病。在一个老人家庭的精心照料下,七名受伤士兵被安全地藏在日军和伪军的眼皮底下,并逐渐从重病中康复。一年半后,七名收复的八路军士兵被带回军队,投入新的战争。

在刘氏家族的500多个日夜中,七位革命战士和刘氏家族结下了不是亲戚而是亲戚的生死友谊。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七名士兵开始以刘贤文的父母为叔叔阿姨,然后直接给爸爸妈妈打电话,向刘贤文磕头,成为异性结拜兄弟。回到部队的那天,七名士兵无法在刘的父母面前跪下,不愿与他们分开。在那个残酷的时代,这是对冒着生命危险营救刘氏家族的七名革命战士最简单的奖励。

七个受伤的哥哥当时最爱刘贤文。当他们安全的时候,他们教刘贤文在家读书。刘贤文仍然记得七个受伤兄弟的名字:临沂的崔华普、上海的杨有才、济南的刁文心、枣庄的赵* *和山西的孔* *。......

“保护他们的不仅仅是我们的家人。村子里所有的老人和年轻人都尽了自己的一份力量……”是的,在那个残酷的战争时代,如果在一个有近200人的村子里有一丝风,七名革命战士和刘贤文的家人就会被摧毁。然而,七名革命战士在刘贤文的家中得以安全存活。这是刘贤文一家对革命忠诚的正义行为。从老人到孩子,保护旅山口村的革命战士是一个侠义的壮举。听完“七名八路军战士安全躲在庐山后”的感人故事后,许多人反复感叹庐山村是孟子家乡邹城市的“沙家浜”。邹城市是古代思想家孟子的故乡,80年前,这里的人们用无言的行动实践了孟子“为正义而牺牲生命”的伟大思想。

我永远不会忘记我的善良,我的灵魂将引领我实现我的梦想。

时光飞逝,烟消云散。转眼间20世纪80年代,七名革命战士在刘贤文的家中藏伤已经40多年了。1985年的一天,上海的一封信打破了刘贤文家中的平静。信封上写着“山东省邹县天黄镇东新庄镇西鹿山村刘赵一”。当时,刘贤文的父母相继去世。刘贤文读了这封信,知道是杨有才写的,他是藏在自己家里的七名士兵之一。刘贤文试图回复杨大哥。回复后不到半年,已经是上海一家国有企业负责人的大哥杨有才长途跋涉来到了他藏伤的小村庄。40年后,他遇到了他的救命亲戚和哥哥刘贤文。

“那年杨大哥回家,然后去了他父母的林地。“刘贤文和村里的老人现在回忆起30年前弟弟杨有才来到村里的情景。杨有才不能跪在坟墓前,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他的父母。他痛哭流涕,反复说:“父母,我迟到了,没有尽孝...村子里许多人拉不上他。他们都被感动了。

回来后,大哥杨有才非常关心弟弟刘贤文的生活,想着如何帮助恩人的弟弟发财。看到村子周围有很多岩石资源,他建议刘贤文去做石头,并想帮他购买加工石头的机器和设备。

通过杨有财提供的线索,刘贤文得知八路军七大兄弟之一崔华普在临沂工作。1987年左右,他派长子去临沂找崔华普的大哥。崔华普当时已经是临沂外贸部门的负责人,他对刘贤文的儿子特别好。当他听说救了他一命的父母都去世了,他留下了悲伤的眼泪。在自己家里,他敦促邹城恩人的后代对儿子说:永远不要忘记邹县父母的好意。没有他们,我今天就不会死。......

转眼间,30多年过去了。从那以后,我与杨有财和崔华普见了面,再也没有听到七哥的消息。

现在刘贤文老人过着健康繁荣的生活。孩子们事业有成,在村子里为他建了一栋小楼。刘贤文,一个享受晚年的老人,80年前想念他的7个哥哥。据小儿子刘元说,最近几天,老父亲的嘴里总是塞满了这样的话,“我希望我能找到我的兄弟们,我不知道他们是否还在这里,他们怎么样……”。然而,不久前,刘贤文的大儿子因病去世。这一变化使老人经历了从白发老人到黑发老人的巨大悲痛...也许他儿子的去世触动了老人对过去的记忆和他对这种感觉的关心。也许在老人的心中,这是他一生都无法忘却的深刻记忆。今天,这位老人最大的愿望是看到他的七个兄弟在80年前的有生之年再次一起生活和死去。......

风在吹。刘贤文的老人哆嗦了一下,但他还是固执地拒绝了儿子回家的建议,把目光转向远方。

内蒙古快3投注 吉林十一选五投注 广西快3投注 北京快3

上一篇:一周明星私服穿搭解析,西装外套依旧还是大热门
下一篇:姚明很愤怒!NBA总裁已跟姚明通电话,他将立即飞往上海进行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