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我们来看您了

2019-11-28 19:40:16  来源网络

9月21日,10名银发老人来到文河岸边,在山东省沂蒙山区马木口乡东新庄村一座长满无名小花的墓前停下。

鞠躬送花。一位老母亲跪下,抚摸着墓碑,喃喃自语道,“娘,对不起我来晚了,但是对不起娘……”

这是沂蒙红嫂张淑珍的墓。自称“三山雀”的老人是陈小聪,是开国少将陈毅将军的女儿。今天,她和其他九个在抗日战争期间在张淑珍家中被寄养的八路军战士的后代同意一起从数千英里外“回家”,向他们的养母张淑珍致敬。

陈小聪回忆起养母的照顾时,泪流满面。抗日战争期间,张淑珍和婆婆王改变了主意,建立了战时托儿所来照顾革命后代。张淑珍把她刚出生的女儿放在一边,给幼小虚弱的婴儿喂奶。张淑珍说:“如果同志们的孩子走了,恐怕就没有血了。如果我们放弃我们的生命,我们不能让烈士有他们的根。“托儿所里至少有40个孩子,但是张淑珍的两个孩子死于营养不良。出生于1941年的陈小聪在这里幸福地生活了五年,被张淑珍亲切地称为“三奶子”。

张淑珍的女儿余爱梅扶陈小聪起来,含泪回忆起张淑珍死前的记忆:去年12月20日,104岁的张淑珍安全去世。在她去世前,她手里紧紧握着一个党徽,并告诉家人把她18938.8元的积蓄作为特别会员费交给该组织。考虑到张淑珍抚养的大多数士兵和士兵的后代都已经70岁了,身体虚弱,病入膏肓,他们的家人没有告诉他们红嫂子去世的消息。

“张阿姨,我迟到了!”79岁的胡鲁克将军跪在坟墓前,亲切地呼唤着。“我就是那个差点被日本刺刀刺伤胸部的孩子。当时,日本鬼子大喊大叫,问这是谁的孩子。你紧紧地抱着我,说,“这是我的孩子!”胡鲁克将军的前额贴在土坟上,他的身体因抽泣而颤抖:“娘啊...我妈妈生了我,但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

回来的路上,我经过一片玉米地,这让陈小聪想起了老人:“日本鬼子席卷了这片区域,娘领着我们躲在这片玉米地里,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我们在玉米地躺了五天。如果没有母亲照顾我,我怎么能活到今天!”

是时候离开他们再次长大的地方了。八路军战士的后代热泪盈眶,不愿分离。看着村里建的“沂蒙红嫂纪念馆”,听余爱梅谈论“沂蒙红嫂协会”支持军队的新事物,他们说红嫂还没走远,红嫂一直在沂蒙。

上图:八路军战士的后代扫墓的是沂蒙红嫂张淑珍。杜玉宝照片

福建11选5投注 秒速飞艇投注平台 香港彩购买

上一篇:瓷砖脏垢怎么去除
下一篇:波音正为KC-46加油机没人要而苦恼,印度人表示:愿意接这个